重大機密

Friday, September 29, 2006

審查手法卑劣令兄弟姐妹心寒

各位民主黨兄弟姐妹及友好們﹕
據我「知情人」俾「五人小組」秘密審訊嘅經歷﹐以及近日從某啲黨友聽番嚟嘅消息﹐對主流派掌權嘅高層不滿意見加深咗。佢哋嘅所作所為令人齒冷﹐簡直係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佢哋做就啱﹐其他人做就係錯。「玄冥二老」及掌權派頭目今次掀起白色恐怖清黨鬧劇﹐好多兄弟姐妹都好心寒。如果重係咁樣﹐就算留番係黨內﹐亦都係同床異夢。聽聞講﹐前立法局議員﹑黨內嘅資深大佬林鉅成就不滿黨收緊會員政策﹐慨嘆民主黨宜家又唔係「紅日東升」﹐入民主黨冇乜着數﹐黨員人數已經越嚟越少﹐重搞咁多收緊黨員入會政策﹐簡直係倒米壽星。
「五人小組」為咗政治目的﹐挑撥離間﹐引導審查對象互相篤背脊﹐方便收集證據﹔與審查對象「約法五章」﹐訂下多條「誠信」﹑「保密」規定。但正所謂「雞春咁密﹐都會步出仔」﹐何況「五人小組」嘅審判手法同審查罪犯差唔多﹐我就接受唔到﹐「不平則鳴」﹐所以近排我可以收到咁多料﹐邊個自己保密就開自己玩笑。
第個點樣感受就唔知﹐我就有俾當重犯對待﹐人格受到重大侮辱。要接受多人會審﹐設有錄音﹐重有訂明不准向外透露曾接受查問內容同安排﹐以及要人掩耳盜鈴認係自願嚟嘅。我唔係律師﹐對法律同法例常識都唔識﹐只係覺得你哋有侵犯人身自由﹑人權﹐不符合我哋長期所講嘅民主理念。我有幾個疑問﹐請教一下「五人小組」及掌權嘅主流派﹐尤其係民主陣營中「德高望重」嘅「玄冥二老」。
第一問自設法庭﹐進行形同審訊嘅程序﹐香港法律係唔係容許﹖又有邊條法例可以引證﹖
第二問發展會員﹐擴大民主黨係社會嘅影響﹐會有利香港民主嘅發展﹐又錯在邊度﹖當然侵犯咗「高達」主流派嘅「王國」。共產黨都有結黨﹑結社及交友嘅自由﹐我就唔明白「竟明」一派發展會員會係死罪﹖
第三問接觸中方官員要有匯報機制﹐黨內高層如馬丁等與外國朋友聚會﹐又有否向黨中央匯報呢﹖我特此聲明﹐我係支持接觸外國朋友﹐有利擴大對國際問題嘅視野﹐唔認同甚至唔滿意中方有關勾結外國勢力嘅指責。我亦唔否認支持高層與中方聯系﹐事實上我哋對上面嘅嘢係好唔清楚﹐每逢選舉﹐都因被指長期無返大陸﹐及無大陸關系失去唔少票。
第四問未經他人同意﹐擅自闖入他人電腦偷竊電郵﹐係刑事罪行。「五人小組」掌握別人嘅電郵開展盤查﹐應否列為非法取證﹖對當事人係未唔公平及侵犯我哋嘅私隱﹖
第五問高達指示廷公公設立「真兄弟」綱志﹐向外曝光「新郎哥」交嚟嘅電郵(亦即「五人小組」手中嘅電郵) ﹐制造輿論﹐為私利打擊政敵﹐行為惡劣﹐又應唔應該處理呢﹖
「五人小組」審查手法問題好多,我都無心機再問落去。再爆一啲被盤查嘅料俾你哋聽,「五人小組」嘅做法,好似共產黨嘅老毛,用引蛇出洞嘅辦法,先把問題定性,再用手頭嘅電郵及資料打擊党友。「博士」認為呢啲手法卑劣,對民主黨感到失望。
「篤人背脊」我以為係個啲「三姑六婆」同出嚟行果啲蠱惑仔先會做,估唔到有高學歷嘅「五人小組」都深信呢一招。我被盤問期間,如「五人小組」問:「據你所知,有冇党友同中方那邊接觸呀?」「聽講XX收到好大封利是啊﹖」「有冇聽到某某或者其他人收咗水呀?」有人同我講,「五人小組」就直接了當問:「某某講你有咗大陸錢,係唔係?」咁樣做,無非就係挑動党友互相攻訐。
經常爆料俾我聽嘅老友講,個啲爆料俾高達同「五人小組」嘅「二五仔」好擔心自己嘅身份曝光。係接受調查及核實內容會面時,一再希望「五人小組」唔好將自己嘅名擺係報告書入面。又係嘅,你「五人小組」話保密,報告書要取信大眾及避免俾對手還擊,無人證及物證又點得呢?據講,「五人小組」僅答應儘量唔提及佢哋嘅名。
有料党友同我講,「五人小組」先定性再取證手法,「竟明」一派不滿不在話下,要佢哋公正,不如求自己。當傳出盤查有錄音後,最少有兩名俾盤查嘅兄弟,被召見時同樣帶埋錄音機,以便日後對證報告書有無偏差。李偉文就明確係擔心報告內容不準確,錄音係保障本身利益。有料党友講,「五人小組」都唔敢唔俾錄音,但華叔就恐嚇講:「如果錄音,小組也唔保證保密」。
總言之,「五人小組」嘅手法,係令人心寒嘅,我都唔知民主黨日後點取信兄弟姐妹。我「知情人」自爆第一篇料後,估唔到引起党友咁多響應,互相呻氣,唔理會保密協議﹐爆咗好多嘢出來﹐令「知情人」有機會知道唔少內幕。
本來應該繼續同党友分享,一齊鞭策我哋嘅黨走向正途,可惜公務有遠行,要暫停「八卦公」角色,學一學「真兄弟」高達早前休暑假,休假一段時間再同大家傾過。 「真兄弟」放完假啦﹐應該返工喇,點解到三十一篇就無呀?無料爆呀﹖或係做莊無望唔想出手呀?高達!

請看︰

五人小組審查之約法五章

親兄弟

Thursday, September 28, 2006

「五人小組」判改革派兩大罪狀

各位民主党兄弟姐妹及友好們:

講俾大家知,「五人小組」炮製嘅党員審查報告,好快就會出籠。我呢排听到一啲關於報告內容嘅料,向大家如實講出嚟,讓大家先知為快,照顧大家愛党嘅心結﹐滿足大家「八卦」天性。
有料嘅党兄弟話俾我听,呢個報告補充材料同多次校正,夸張地講,厚達半吋有多。但係,有料嘅党兄弟用「內鬥」兩個字總結呢場鬧劇。
呢個兄弟重抵死地用「審美」眼光為呢場內斗做咗評判,結果係最大輸家得主係老謀深算嘅馬丁同華叔。向來老謀深算嘅「玄冥二老」又一次因反共情意結俾高達擺上枱,打擊對頭人。第二號輸家就係計仔多多、私心重重嘅高達,一招中方滲透雖然使得,但佢嘅陰險手法,真係令人心驚膽跳﹐年底選舉,相信佢會做逃兵。「博士」 係排名最後嘅輸家,佢夠膽揭竿而起部署「奪權」大計,落敗就要接受事實,只好謹記孫中山嘅名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們仍要努力」。之前俾人扑到成個豬頭嘅「小巨人」何俊仁﹐係呢場「內鬥」中就最和味,主流派打算部署佢接高達嘅班,近期已開始向傳媒過料。
呢個兄弟講,「五人小組」會俾兩條大罪「竟明」一派歎嚇,一係種票部署年底民主黨改選;二係與「中方」官員及機構交流無匯報,部分人收受中方金錢或禮物利益。我就認為「五人小組」未審前已定性,佢哋調查我嘅時候,就係兜兜轉圍繞呢兩個話題,話就係調查,實質就係搜查證據支持佢哋已定性嘅罪名。
「五人小組」報告俾「博士」同「鐵路幫」 嘅兩條大罪,部署奪高達權及部份人有與「中方」聯繫,確有事實,但啱與唔啱,就有觀點角度問題,希望大家俾多啲意見。
奪高達權嘅罪名,「竟明」一派絕對唔能夠睜大只眼講大話。核心小組嘅討論電郵全部俾人掌握,新界東種票同如何策反狒狒同「冚家富」﹐電郵都一清二楚。但呢個党友講,「成者為王,敗者為寇」,高達係上次新界西立會選舉嘅部署﹔推倒「YS」楊森嘅手法,以及馬丁上次係港島立會選舉計謀同路人何秀蘭取得席位,又如何解釋呢?我個人都認同呢個党友嘅高見。
與「中方」接觸,都成為罪名,党友話就更加離譜,同埋反映某些掌權者嘅「仇共」心態有關。我自己就認為,「民主理念」及「民主進程」,「中方」同我哋係「大纜都拉唔埋」,但係可以傾,唔需要唔接觸唔傾,唔知大家認為啱唔啱。其實,民主黨高層如高達同馬丁公開都講要同中方接觸。另外,有些時候,如「國慶酒會」、「政界訪京代表團」、政改意見收集等,我哋黨不少頭面人物,都十分介意有無被邀請及徵詢,除咗華叔就例外。
呢個知道報告書內容嘅兄弟講,報告書指「竟明」一派長期接觸「中方」人士,「博士」更加係多渠道接觸,包括「中聯辦」、「中方學術研究機構」、「廣東省公安機構」 、「 國安部」等等。呢個兄弟都相信「中方」有唔少人同兄弟姐妹們接觸嘅,但如今有稱與「江澤民辦公室」及「胡錦濤辦公室」成員接觸,係未事實就有商榷。若非來人冒充,就係某啲党友自抬身價,以與中方高層有來往為榮。「報告」指「竟明」一派與中方來往沒有向黨中央高層匯報,「竟明」呢個秀才應該抵打,同佢哋講嚇,又有乜問題。但係最好笑,報告指有機制要三個正副主席互通情況﹐「博士」應該向高達及「仁哥」交待﹔報告又有證據指高達及「仁哥」嘅互動, 無「博士」份。咁樣,對「博士」又係唔係公平呢?
老友講,報告有指中方來客曾俾林子健及吳永輝金錢利益。林子健方面以林結婚為名送數萬元賀禮,以及內地人民網以約稿形式每稿俾三千元;吳永輝方面則以俾佢個仔買嘢食為名,俾一 吋厚千元「利是」。兩人向調查小組強調無收取。另外,又有成員向調查組承認收過三千元港幣「利是」、書籍、字畫、茶葉等等。好友同我都認同收取利益出賣黨係唔應該,但朋友交往,送茶葉同酒就好正常。党友重笑笑口講,出面不時都傳民主黨同某啲黨員係食美金同英鎊,佢就無法證實;但有唔少成員食台幣,佢就知。如果民主黨要查中方金錢滲透,應該查埋所有金錢嘅滲透。
「千算萬算不如上天一算」,高達今次雖然同「博士」一齊衰﹐但消息來源豐富嘅党友都贊高達係高IQ。佢講從一個偶然嘅場合,聽到馬丁講有美國領事館人員告知中方人員已滲透民主黨內層,高達當時應該在場。高達隨後便高調向傳媒講中方滲透民主黨,掀起呢次調查風波。老友又講,報告書列出陸耀文一封電郵,分析高達點解要「博士」接觸美國機構NDI,認為係一個圈套,有意突顯民主黨與美國佬接觸係「博士」,令中方懷疑「博士」與美國佬勾結,影響「博士」年底選主席嘅優勢,以及令自己坐穩保持與內地有密切聯繫嘅優勢。呢個高人唉一聲講,高達嘅算謀太絕啦,只係估唔到華叔同馬丁都對佢唔滿意,黨內兄弟姐妹嘅憤怒,就唔好講,如果唔係﹐「博士」都唔會有咁多「粉絲」。高達能夠過嚇主席癮,已經係好幸運,年底就係咁啦。

請看︰

1. 报告摘要之收受錢物

2. 34名入會申請者名單

3. 何俊仁收紧会员政策

親兄弟

Wednesday, September 27, 2006

全面翻枱爆審查黑名單

各位兄弟姐妹及友好們﹕
我呢個「知情人」嘅民主黨兄弟﹐上次係網上爆料﹐引起唔少兄弟姐妹私底下傾談。有人話係假嘅﹐指「德高望重」嘅華叔及馬丁唔會講大話﹐「高達」嘅私心應該唔會咁重。佢哋三個同我有私交﹐佢哋嘅「德行」 ﹐我個人亦無資格說三道四﹐但係「五人小組」講一套﹐做就另外一套﹐據我所知係有審查名單﹐重迫人哋講係自願接受「調查」。
「五人小組」成員除咗華叔及馬丁外﹐重有陳家偉﹐徐漢光同張賢登﹐「拉登」 係召集人。「高達」 為避嫌﹐無做小組成員﹐但佢嘅機要秘書「廷公公」 林卓廷參加咗所有嘅「審判」 ﹐「高達」要知道「審判」嘅關鍵內容係好簡單嘅事。
「五人小組」向外強調無審查名單﹐重強調黨員係自願見面。但自三月下旬開始﹐審查小組最少已「約見」咗二十四名黨員……內中有唔少「竟明」 一派成員﹔另有多人係拒絕「自願」受查﹐包括前立法會議員何敏嘉同黃偉賢﹐及劉帶生﹐謝永齡同黃國珠。黃偉賢直指不認同小組嘅成立﹐謝永齡就表示與港澳辦地區工作部有定期接觸﹐認為無必要同審查小組見面。
我呢個知情人話審查小組「親疏有別」﹐係有事實根據。審查小組五名成員加上廷公公可能為咗以正「視聽」﹐佢哋形式上都參與會面﹐但其實只係小組內部交流﹔改革派好多成員就俾視為「親中」 罪犯﹐佢哋就無這個嫌疑。唔通小組成員一直以來無同「中方」 人士來往﹐也無「親中」及「中方官員」嘅朋友﹐真係難以令人信服。日後如有人提供證據﹐佢哋又會有另一番解釋。
「拉登」 係「自願審查」邀請信件中強調﹐「會面純屬自願性質﹐可自行決定是否出席」。我初時沒有回覆會唔會出席﹐隨即就再接到追迫出席信件﹐行文相當客氣﹐呢個程序卻令我有壓迫感。
我係上次爆料﹐已經講咗些少聽番來嘅個別審判內容﹐間接證明絕大多數受審對象有抗拒﹐呢幾日再多處求證﹐黃偉賢等最少六人明確拒絕受審查﹐就算援姐及狒狒有接受審判﹐他們嘅態度明顯就唔係小組所講係自願嘅。
據我知情人所知﹐援姐接受華叔審查時﹐就明確指出個人係唔願意接受審查嘅。援姐重提醒華叔佢老人家曾受「匯標」事件審查之苦﹐認為不應該用調查小組或專責小組調查黨員。援姐用心良苦﹐又能否感動某D高層呢﹖真係一個疑問。
有黨友同我講﹐狒狒係經「高達」 游說先至出席審判。狒狒更認為黨有主席「高達」﹐向高達講明與「中方」 有無關系就可以。
曾接受過審判嘅黨友私底下透露﹐五人小組害怕內容外漏﹐影響黨嘅形象及破壞兄弟間嘅感情。但係佢哋審查黨員﹐已係制造白色恐怖﹐被查嘅兄弟姐妹更擔心漏底嘅資料﹐會成為黨爭攻訐證據﹐自己就係「二五仔」過街老鼠﹐無面再見江中父老。
好啦﹐已有倦意﹐只好收筆﹐留待下次再傾。

會面會員﹕陳竟明﹐李偉文﹐黃俊煒﹐范國威﹐任啓邦﹐朱惠祖﹐陳惠達﹐林子健﹐黃成智﹐吳永輝﹐鄭家富﹐王雪盈﹐狄志遠﹐吳劍升﹐胡志偉﹐鄭淑卿﹐張文光﹐馮煒光﹐涂謹申﹐李華明﹐林鉅成﹐單仲偕﹐羅致光﹐夏詠援……

請看:
1. 會員政策專責小組邀請黨員會面
2. 邀請出席會面 回應報告內容
3. 敬請書面回覆小組是否出席會面
4. 調查會員資料
5. 小組約見黨員統計

親兄弟

Tuesday, September 26, 2006

親兄弟絕地反擊戰

各位民主黨兄弟姐妹及支持民主黨嘅好友﹕
本人係民主黨創黨嘅資深成員﹐眼見民主黨某D佔據高位嘅「真兄弟」﹐為咗個人嘅私利不斷進行內斗﹐內心早已受咗創傷。早前不幸成為「五人小組」嘅審判對象﹐人格嘅貞潔更受到污辱﹐因而被迫公開本人所了解嘅一啲民主黨內斗﹐親疏有別嘅內情。希望通過輿論及公眾嘅壓力﹐迫使那些「真兄弟」 收斂一啲﹐多做一啲有利民主嘅事。各位無必要懷疑我嘅身份﹐我亦唔係刻意唔露出真面目﹐只係宜家唔係適當時候。
「五人小組」早前不斷向傳媒朋友否認有內部審查名單﹐根本就係「呃鬼食豆腐」。真正嘅內情係﹐「五人小組」 由三月下旬至今超過半年時間﹐用不民主手段﹐共審查咗二十多個兄弟姐妹﹐包括為黨盡心盡力做咗多年﹐對民主黨無異心嘅援姐及本人在內。另有十一名兄弟姐妹據稱係自願接受調查。呢個審判﹐黨入面雖然講係自願性質﹐但實情﹐從援姐及狒狒接受「玄冥二老」 嘅查問對話﹐係唔係自願﹐兄弟姐妹們內心自然會有判斷答案。援姐坦白講﹕「我係唔願意嚟﹐不過尊重你哋兩位前輩﹐所以嚟傾嚇」﹐而華叔就話咁都算願意啦。狒狒就表明係受「高達」 所勸受審。
本來﹐黨員向黨交心﹐係自然及應該﹐但「五人小組」 嘅審判手法﹐係十分驚人﹐私設公堂﹔先把審判對象當成「罪犯」及「大陸特務」﹔未掌握證據就對黨內異見嘅兄弟姐妹「定刑」。對「同路人」 則係「交心」﹑「交換意見」﹐學足「強政厲治」嘅 曾先生「親疏有別」手法。民主黨私設公堂審訊黨友﹐根本就無顧及黨友嘅人權﹐民主精神何在﹗
民主黨某D高層近年嚟嘅所作所為﹐簡單一句就係要「清黨」 ﹐目標就係那幫以博士為首嘅改革派﹐「高達」當然有著數。但時到今日﹐「竟明」 一派被壓﹐「高達」 又能否保住個「車牙文」個位呢﹖年底就會有結果﹐一啲兄弟姐妹講﹐「高達」宜家已打輸數。我係呢度強調﹐我絕對唔係「竟明」一派嘅「粉絲」 ﹐同「高達」 又唔係有仇﹐只係睇唔過眼民主黨俾人當為「私人財產」﹐違背了民主理念。其實﹐要保住自己個位﹐係要靠親和力嘅﹐並唔係靠陰謀手段。宜家﹐手握大權嘅主流派﹐能力係好弱雞﹐民主黨何去何從﹖根本就靠華叔及馬丁垂帘聽政﹐這二老表面係公正嚴明﹐實際亦係親疏有別﹐未審前已判竟明一派有罪﹐對「真兄弟」事件就手鬆。就有人話「真兄弟」背景唔簡單﹐其實係主流派大佬。「真兄弟」未係網上報料前﹐呢幫大佬事先知得一清二楚﹐有兄弟姐妹因此懷疑根本係一個「局」﹐某D人借電郵為題﹐指有D兄弟遭中方人員滲透進行審查﹐引導兄弟姐妹互相揭發﹐令人心寒。
黨內近年嘅作為﹐制造白色恐怖﹐好似大陸「文革」 時嘅做法﹐發展落去﹐只會天怒人怨。為咗黨嘅前途﹐為咗民主理念﹐為咗兄弟姐妹們嘅清白﹐我被迫公開一啲黨嘅「密謀」 ﹐讓兄弟姐妹及公眾共同監管民主黨嘅行為。如老毛所講「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兄弟姐妹們﹐相信你哋有更多民主黨高層令人反感嘅資料﹐請勇敢企出嚟俾公眾分享﹐我本人日內亦會繼續公開民主黨某啲高層嘅不當行為。

請看﹕
1﹒會員政策專責小組職權
2﹒會員政策專責小組邀請會員提供意見及資料
3﹒無畏無懼 包容進取

親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