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6, 2006

親兄弟絕地反擊戰

各位民主黨兄弟姐妹及支持民主黨嘅好友﹕
本人係民主黨創黨嘅資深成員﹐眼見民主黨某D佔據高位嘅「真兄弟」﹐為咗個人嘅私利不斷進行內斗﹐內心早已受咗創傷。早前不幸成為「五人小組」嘅審判對象﹐人格嘅貞潔更受到污辱﹐因而被迫公開本人所了解嘅一啲民主黨內斗﹐親疏有別嘅內情。希望通過輿論及公眾嘅壓力﹐迫使那些「真兄弟」 收斂一啲﹐多做一啲有利民主嘅事。各位無必要懷疑我嘅身份﹐我亦唔係刻意唔露出真面目﹐只係宜家唔係適當時候。
「五人小組」早前不斷向傳媒朋友否認有內部審查名單﹐根本就係「呃鬼食豆腐」。真正嘅內情係﹐「五人小組」 由三月下旬至今超過半年時間﹐用不民主手段﹐共審查咗二十多個兄弟姐妹﹐包括為黨盡心盡力做咗多年﹐對民主黨無異心嘅援姐及本人在內。另有十一名兄弟姐妹據稱係自願接受調查。呢個審判﹐黨入面雖然講係自願性質﹐但實情﹐從援姐及狒狒接受「玄冥二老」 嘅查問對話﹐係唔係自願﹐兄弟姐妹們內心自然會有判斷答案。援姐坦白講﹕「我係唔願意嚟﹐不過尊重你哋兩位前輩﹐所以嚟傾嚇」﹐而華叔就話咁都算願意啦。狒狒就表明係受「高達」 所勸受審。
本來﹐黨員向黨交心﹐係自然及應該﹐但「五人小組」 嘅審判手法﹐係十分驚人﹐私設公堂﹔先把審判對象當成「罪犯」及「大陸特務」﹔未掌握證據就對黨內異見嘅兄弟姐妹「定刑」。對「同路人」 則係「交心」﹑「交換意見」﹐學足「強政厲治」嘅 曾先生「親疏有別」手法。民主黨私設公堂審訊黨友﹐根本就無顧及黨友嘅人權﹐民主精神何在﹗
民主黨某D高層近年嚟嘅所作所為﹐簡單一句就係要「清黨」 ﹐目標就係那幫以博士為首嘅改革派﹐「高達」當然有著數。但時到今日﹐「竟明」 一派被壓﹐「高達」 又能否保住個「車牙文」個位呢﹖年底就會有結果﹐一啲兄弟姐妹講﹐「高達」宜家已打輸數。我係呢度強調﹐我絕對唔係「竟明」一派嘅「粉絲」 ﹐同「高達」 又唔係有仇﹐只係睇唔過眼民主黨俾人當為「私人財產」﹐違背了民主理念。其實﹐要保住自己個位﹐係要靠親和力嘅﹐並唔係靠陰謀手段。宜家﹐手握大權嘅主流派﹐能力係好弱雞﹐民主黨何去何從﹖根本就靠華叔及馬丁垂帘聽政﹐這二老表面係公正嚴明﹐實際亦係親疏有別﹐未審前已判竟明一派有罪﹐對「真兄弟」事件就手鬆。就有人話「真兄弟」背景唔簡單﹐其實係主流派大佬。「真兄弟」未係網上報料前﹐呢幫大佬事先知得一清二楚﹐有兄弟姐妹因此懷疑根本係一個「局」﹐某D人借電郵為題﹐指有D兄弟遭中方人員滲透進行審查﹐引導兄弟姐妹互相揭發﹐令人心寒。
黨內近年嘅作為﹐制造白色恐怖﹐好似大陸「文革」 時嘅做法﹐發展落去﹐只會天怒人怨。為咗黨嘅前途﹐為咗民主理念﹐為咗兄弟姐妹們嘅清白﹐我被迫公開一啲黨嘅「密謀」 ﹐讓兄弟姐妹及公眾共同監管民主黨嘅行為。如老毛所講「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兄弟姐妹們﹐相信你哋有更多民主黨高層令人反感嘅資料﹐請勇敢企出嚟俾公眾分享﹐我本人日內亦會繼續公開民主黨某啲高層嘅不當行為。

請看﹕
1﹒會員政策專責小組職權
2﹒會員政策專責小組邀請會員提供意見及資料
3﹒無畏無懼 包容進取

親兄弟

3 Comments: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無聊,唯恐天下不亂!

9:55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你唔想去咪唔好去囉,又唔係拿住枝槍指住你去!兩老好大咩? 警察捉左你你都可以唔講野啦,你唔想去,唔想講,佢地點迫到你喎

10:01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有勇氣!把自己曾經相信的人的假面具拆下來是一定經歷過痛苦最後勇敢面對的.就好像台灣的倒扁人士...努力,支持!

2:04 PM  

Post a Comment

<< Home